朱言超关于加强“阴阳合同”的监管促进文化产业健康发展的建议

作者:

来源:民盟松江区委

日期:05月30日

 朱言超(民盟盟员,上海朱平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随着改革开发的不断推进,经济的不断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不再仅仅局限于追求物质的极大丰富,也逐步的开始追求精神享受,文化产业由此蓬勃发展起来。娱乐产业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随之方兴未艾,几十亿票房的影片屡现报端,已然成为普遍现象。

娱乐产业的快速发展成绩引人瞩目,令人欣喜。但快速发展也容易出现一些问题。近日,崔永元在网上炮轰艺人的阴阳合同一事,初显端倪。阴阳合同即合同双方就同一事项订立两份以上的内容不相同的合同,一份对内,一份对外,其中对外的一份主要是为了逃避国家税收等为目的。《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纳税人伪造、变造、隐匿、擅自销毁帐簿、记帐凭证,或者在帐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或者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或者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是偷税。对纳税人偷税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阴阳合同不仅规避国家监管,逃避税收,扰乱国家正常的税收征收制度,减少了国家的税收收入,降低了税收的调节作用,同时由于艺人高片酬导致影视业制作成本的增加,对娱乐产业的健康发展产生了不良影响。

对此,提出以下建议:

一、限制“高片酬”。阴阳合同在本质上由于高片酬引起的,限制“高片酬”十分必要。固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艺人片酬应当由市场自发调节,艺人片酬高低应当由市场决定,不应人为干涉。但市场调节同时具有自发性,盲目性。相较于国外的娱乐产业,我国的娱乐产业更加缺乏原创性,更多的通过购买版权,直接采取“拿来主义”。高片酬无疑占用了大量的制作成本,降低了创作的积极性。限制“高片酬”无疑是利于文化产业健康发展的。

二、改变税务普法方式,重视典型案例,增强税务普法效果。过去的税务普法更多的强调法律条文的宣传以及税务作用的宣传,更多的强调总体上的、抽象上的,但该种宣传收效不高,要从更多地宣传具体的典型个案入手,不应忽视个案的价值。

三、加强税务稽查监管力度。《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四条约定,税务机关有权进行税务检查。在具体税务检查过程中,应该加大随机检查的力度,随机性检查更能促使纳税人及扣缴义务人纳税的主动性。

四、推动行政与行政、行政与司法联动管理,节约纠正查处成本。在司法领域,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发现违法犯罪线索应当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这样可以有效的节约司法资源。同样的,在税务稽查方面,娱乐行业的相关主管部门以及司法机关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发现涉及到阴阳合同也应当向税务机关通报,反馈信息,及时查处逃税、漏税信息。

五、加强娱乐行业诚信体系建设。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信息的全球化、透明化不断加深,诚信在未来社会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建立相应的诚信体系,无意是应对社会进步的正确做法。诚信体系的建设最终也能督促艺人自律自爱,遵纪守法。

六、完善投诉、举报途径、方式,继续发挥社会监督的作用。阴阳合同问题的发现本身就是社会监督价值的体现。在此基础上更应当丰富举报的途径、简便举报的方式,让社会监督发挥更好的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