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益民关于加强对快递、外卖行业车辆管理的建议

作者:

来源:民建松江区委

日期:05月30日

杨益民(民建会员,上海市松江区政府采购中心)说,据统计,2017年上海共发生涉及快递、外卖行业各类道路交通事故117起,造成9人死亡,134人受伤。其中,饿了么、美团、申通、圆通等位居前列。外卖快递行业人员在送餐送货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应当属于履行职务时造成的第三人伤害事故。理论上,赔偿主体包括保险公司、肇事者、用人单位。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事故之后的追偿却存在着种种困难,原因在于:

一是保险公司方面。目前快递行业中只有EMS、顺丰两家的两轮电动车是公司购买,车型相对较小,有牌照、也有购买保险;也有少量的快递公司用面包车,如京东等;而更多的快递公司、外卖小哥车辆均是快递、外卖小哥自备。经了解,此类车辆一般仅在购买上牌时会购买保险,第二年后基本不会再投保。这也意味着一旦发生事故对第三人的人身、财产造成损害,以快递人员的经济能力很难保障第三人获得足额的赔偿。因此,就目前普遍情况,一旦发生事故,希望通过保险理赔可能性不大。

二是肇事者方面。虽然快递从业人员、外卖小哥的收入少则四五千,多则八千、近万元,早已摆脱了最低工资线,但毕竟从事的是简单劳动,从业人员大多没有较高文化程度,家境也并不殷实,在面对高额赔偿时,捉襟见肘是必然现象。

三是用人单位方面。由于电动自行车撞人事件是非机动车类事故,并不适用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只能适用《民法通则》有关一般民事过错责任的规定。《侵权责任法》第34条第1款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员工因职务行为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承担责任的主体应该是用人单位。但是,快递公司中,除了京东、顺丰与快递人员会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外,大部分的快递公司与快递人员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甚至属于挂靠性质;外卖小哥与很多平台之间都没有劳动关系,有的外卖员属于代理公司,有的索性是自雇代理

因此,为减少此类电动自行车事故的发生,同时,保证第三人的利益尽可能地得到维护,提出以下建议:

一、明确平台或公司的责任和义务

快递公司和外卖平台的行政监管部门,应该要求快递公司和外卖平台就应当承担起社会责任,在培训、管理、考核等环节,对专职、兼职人员采取同一标准,尤其应当加强道路交通、食品安全方面的培训与监督,并为送餐员购买相应的保险。

二、对电动自行车的生产、销售、维修等环节加强管理

对电动自行车的最高车速、重量、长、宽、高外形尺寸、续航里程等参数作出规定(如:最高车速不超过25kmh)以区别于机动车、摩托;明确规定电动自行车的生产商、销售商、修车行、个人不得擅自改装,如有擅自改装的,吊销营业执照,造成后果的,根据其过错承担赔偿责任。

三、对外卖快递从业人员驾驶电动自行车加强管理

对外卖快递从业人员驾驶电动自行车应当设定一定的门槛,要求经过专门的培训机构通过严格培训并考试合格才能取得驾驶资格;电动自行车驾驶员在骑行过程中,必须佩戴配套的安全头盔;电动自行车驾驶员需要购买相应的特定保险,类似机动车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严惩电动自行车骑行者在行驶过程中有逆行、非法占用人行道、闯红灯等违法行为;

四、对于新行业、新模式、新现象,应出台适应社会变化的有关政策、制度、法律

制定相关的司法解释,明确对于聘用电动自行车驾驶员为快递小哥的快递公司、在外卖平台登记并发单给驾驶电动自行车的外卖小哥的平台,一旦快递、外卖小哥在工作中,驾驶电动自行车对第三人造成人身、财产损失的,快递公司、外卖平台承担连带赔偿责任。